姑獲鳥の夏
全4集
原作/京極夏彥
漫畫/志水アキ


終於等到姑獲鳥之夏漫畫出完,改編自京極夏彥的出道作,自然是讓人非常期待
傳聞久遠寺婦產科醫院的院長女兒梗子懷胎超過二十個月,而入贅她家的夫婿牧朗亦失蹤已久
當地人議論紛紛,各種不堪入耳的流言四起
本次事件的主角關口原想藉博學多聞的京極堂提供觀點,好撰寫雜誌題材
卻讓京極堂指示去找偵探榎木津商量


隔日,正好榎木津上門的委託人是久遠寺醫院的另一位千金,涼子小姐
從涼子口中透露的久遠寺家現況其實與外頭傳言相去無幾,妹妹懷胎近兩年為真,妹婿下落不明也是事實,父母與妹妹為此互相猜忌,家庭瀕臨破碎
涼子心繫久遠寺家的和諧完整,她認為若能確認牧朗的生死,便能填補家人間的嫌隙
關口為涼子的氣質與美貌撼動不已,一向唯唯諾諾的他竟向京極堂表明想解決這次的事件
但一段年少時塵封的記憶也因此事逐漸鮮明起來
原來十五六歲的他曾受牧朗學長之託,將情書送至久遠寺家…


榎木津一行人登門查訪,果然久遠寺家每個人各懷心思,父親懷疑是自己女兒和門生內藤的共謀,母親一口咬定這是失蹤女婿的詛咒
吊兒郎當的內藤則陳述他所知的「牧朗想創造人造人,對梗子進行非人道的實驗」、「事發當天凌晨夫婦倆又如以往大吵一架,次日早晨得知牧朗進了與臥室相連的書庫就未再出來,最後決定破門而入卻不見半個人蹤影」
進行現場勘查時,到了牧朗消失的所在密室,榎木津一看,驚愕道只能報警便自顧自地離去
滿頭霧水的關口眼前只見肚子大的不可思議的梗子平躺在床上休憩
他以為榎木津又見到常人看不見的東西,加上涼子我見猶憐的懇求,關口決心繼續搜查下去

但隨著久遠寺家的內幕一件件被揭開,事件更加撲朔迷離
包括其故鄉傳言的「附身妖怪家系」,能驅喚嬰靈,附身他人使之陷入不幸
以及近來發生3起新生兒失蹤案,刑警木場懷疑久遠寺醫院可能有殺嬰嫌疑,再把罪責都推給了失蹤的贅婿

此時有八卦雜誌報導了久遠寺醫院的不實傳聞,醫院被聞風而來的民眾辱罵破壞
關口一心想救陷入絕望的涼子,他再三的請託終於讓京極堂出馬為久遠寺家驅魔
京極堂除了突破久遠寺一家長期以來的心魔,此事件最大的謎題牧朗的下落更是在眾人眼前昭然若揭
完全呼應了本作開頭京極堂和關口的閒聊:大腦欺騙了心,使得本該看見之物看不見;使得不存在之物卻認定它存在──大腦創造了假想現實
而本次的關口視點可以說是大大的欺騙了讀者XD

從牧朗書寫多年不曾間斷的日記可以得知,十多年前,他送出情書後得到了回音,開始與梗子密切的幽會,之後恐懼的事實(女方懷孕)成真,當時還是學生的牧朗上門求婚未果,後來為了彌補自己的作為,留學歸國後取得醫生執照,還帶了大筆聘金入贅久遠寺家
但婚後在牧朗的追問下,梗子卻回答什麼也不知道,導致夫妻倆產生隔閡,時常發生爭吵
由於曾上戰場的創傷,牧朗已無法生育,他以為只要研究出如何人工受孕,渴望有孕的妻子就能原諒他,所以他豪不在意梗子與內藤光明正大的偷情
研究成功的那一晚,悲劇降臨,發狂的梗子用刀刺進了牧朗的腹部
不解的牧朗撫著傷口逃進了上鎖的書房,而隔日的梗子卻彷彿忘了她做過什麼,也在那天她被診斷出已有三個月的身孕,只不過那是大腦因為她的強烈願望而對身體下的「假性懷孕」指令,使得梗子永遠懷著不會臨盆的胎兒,一心等著丈夫歸來
她深愛牧朗,卻也恨牧朗連手也不曾牽過她,所謂的願望,即是梗子不願承認她對丈夫做了無法挽回的事,心靈拒絕現實而演變的荒謬


而這一切不幸的源頭,都要追溯10多年前的那封情書──當日收下信的人並非梗子,而是姊姊涼子,正確來說,是涼子的另一人格「京子」
京子與梗子的日語發音相同,牧朗錯寫了漢字,那日恰好又只有涼(京)子在家,就這麼誤打誤撞的,與牧朗幽會的一直是涼子
而後未婚懷孕的涼子被父母要求墮胎不成,只好讓她生下孩子,那段期間就將不知情的梗子送去外地
久遠寺家族有高機率誕生無腦畸形兒的基因,涼子的母親第一胎就是這樣的孩子,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涼子身上
而這個家族的規矩,便是拿石頭將畸形兒給活活敲死…
涼子的母親把自古以來的陋習傳承給女兒,卻不料這種激烈的做法逼使她產生第三人格「久遠寺之母」

至此涼子開始在「涼子、京子、母親」三種人格之間反覆轉換
京子的母性驅使她偷走他人的孩子
母親的魔性讓她用石頭敲死孩子
身為主人格的涼子最是無辜可憐,若是父母盡到保護關愛之責,就不會任由悲慘一件件降臨到她身上,而他們渾然不覺,讓她從受害者化身為加害者
而牧朗的無心之過不僅讓涼子再次墜落深淵,連帶也把梗子牽扯進這起悲劇的迴圈
我難以理解的是,相差1歲的涼子與梗子外型如雙胞胎般相似
既然梗子矢口否認過去的種種,牧朗難道不曾懷疑到涼子身上嗎…
可悲也可喜的是,他們未曾觸及真相就死去,徒留遺憾給還活在世間的人吧




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u 的頭像
shu

窸窣

s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